10969推理公主

很少出沒
(暱稱是中二時期的產物)

 

【toruka】夢/Toruka的成分診斷



據說,夢能照映出人的潛意識。

將過去、未來和現實、幻想交織在一起。



/

睜開眼睛,森內貴寬發現自己身在黑暗之中。

待到眼睛稍微適應了黑暗,他才發現這裡根本連光都沒有,像是山洞一樣的地方。

只有遠處有個微弱的光點,「是出口嗎?」他想。


於是他開始奔跑,朝光的方向跑去。



森內貴寬跑了很久很久,而距離光點還很遠很遠,但是卻還不覺得累。

他看到光的地方有個影子。


再加把勁,就快要到了…



耳邊傳來鬧鐘刺耳的鈴聲。



/

那是什麼呢?之前也夢見過好幾次。

但每當快要離開黑暗的時候,夢就醒了。


森內貴寬努力撐開眼皮,卻止不住反覆思考夢的內容。


「還好嗎?」山下亨問道。

今天的早餐也是山下亨買回來的,因為森內貴寬最近要不就是做夢,要不就是失眠,山下亨擔心他還沒清醒就下廚會不會發生什麼意外。

「嗯…」森內貴寬微微的點了頭。


那個背影到底是誰呢?


「不要再想了,反正時候到了你就會知道了不是嗎?」山下亨安慰他。

「也是啦…」



時候到了,就是今夜。


森內貴寬如往常一樣跑著,終於跑出了黑暗。

明亮之處是一個現代公寓的陽臺,外面的天空泛著橘紅,夕陽在地平線上如火球燃燒著。


他覺得這一切都很眼熟,普通的陽臺,陌生卻令人安心的背影。

他將手搭上對方的肩膀。


「呦,你終於來啦。」轉過頭來的是一個美少年。

森內貴寬打量著,少年有著大眼和貓唇、顯眼的下顎線和鎖骨。他的身高和自己差不多,臉上的稚嫩還未散去。


是誰呢?他看過這個人。


「怎麼了,覺得我很眼熟嗎?」少年揚起嘴角。

他想起來了,自己也還是偶像的時候,他在電視上看過的。

忘了打著什麼頭銜,只記得在當時引起了不少關注。


少年又開口了。

「你為什麼要那樣糟蹋自己的工作呢?好好的做偶像,難道不好嗎?」

「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成為傑尼斯的,你若真的是走後門進去就該更珍惜這個機會啊。」


森內貴寬撇過頭,他不想聽,他討厭別人提起自己過去的事。


「或者你至少該認真讀書,這樣我們說不定會成為同班同學呢。」

咦?他在說什麼?

「這樣我也不用大費周章的找主唱、找你了。」

找我?他到底是誰?


森內貴寬想不起來,而且他覺得這裡的場景熟悉得令人發寒。

他見過這樣的欄杆、盆栽的擺法、還有那塊缺了一角的地磚的位置…


「還有…我們或許…」少年欲言又止。

「或許?」森內貴寬意識都自己腳下開始崩塌,若是不快點知道對方想說什麼,他不知道自己何時還能來到這個夢境。

「或許…我們…能走得更……」

碎裂聲蓋過少年的聲音,句子的最後已經聽不到了。


在墜落的那一瞬間,森內貴寬在碎裂物濺起的縫隙中,看到了染了一頭金髮的少年…

「Toru——!」他下意識的喊叫著,「救我!Toru!」



森內貴寬在急促的喘息中醒來,瞥了眼枕邊熟睡的人,躡手躡腳的溜出房間。


他終究還是無法得知最後少年想說的話,以及少年的身份。


覺得自己還有必要到那裡,只要再一回就好了。

至少讓他能再確認一次那個讓人熟悉得發寒的場景。



/

又來了…又是這個夢了。

森內貴寬全力衝向少年所在之處,在理應看得到那個背影的地方停了下來。


少年不見了。

但是,不問個清楚不行啊。


他隱約感覺到這是最後一次來這裡了,再之後那片橘紅色天空將會連同著不遠處就能到達的陽臺,被自己身處的漆黑吞噬,然後,消失。


快想起來啊,森內貴寬,那個地方你見過的吧?

是的,我見過,在那你我都還青澀的時候…



森內貴寬驚醒,趕緊穿上鞋子,匆忙的找到山下亨家裡的鑰匙,奔跑在尚未起床的城市街道上。


是Toru的家,我想起來了,是Toru家的陽臺。



啪的打開門——


什麼都沒有。

空了。空無一人的家。


只剩下一雙,和自己現在穿的一模一樣,擺在陽臺上的鞋。

還有…躺在鞋子旁邊的一束鮮花,和一封信。



鞋子上佈滿了風吹日曬雨打的痕跡,連著地板覆上了一層厚厚的灰塵,但是鮮花的花瓣尚未枯萎。

森內貴寬疑惑的將信拿過,映入眼簾的是再熟悉不過的字跡。


頓時有股寒意竄過背脊。



    對不起,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

    是我不懂得珍惜

    是我沒有勇氣去承擔旁人的目光

    

    如果我能再勇敢一點

    向世人公開我們的關係

    或許你就不會離開我,不會跳樓自殺了吧

    

    我不求你的原諒

    只願你在天堂能過得快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』


讀到這裡,森內貴寬倒抽了一口氣。

不敢再繼續往下看,因為他知道接下來會是什麼。


『對不起,貴寬』



自己在這裡跳樓了。

在充滿回憶的地方,以一切的起點作為一切的終點。



但這不合理。

此時、此刻站在此地的,是森內貴寬。

但已經離開人世的,也是森內貴寬。


莫非…是惡作劇吧?

他想打電話給他的朋友,卻發現自己在匆忙間忘了帶手機出門。

該死。



頓時天空泛起一絲絲的火球色,宛若黑夜倒轉為日暮,變成了夢裡的那個景色。

這是什麼操作?就像做夢一樣。


「是夢沒錯啊,」少年的聲音在身後響起,「反正現實中的你也很快就要醒了。」


森內貴寬猛然回過頭,卻看到少年已經轉身離去。

「等等!」他衝上前,「告訴我你是誰!」

他抓住少年的手。



/

他抓住了山下亨的手腕。

一瞬間,森內貴寬看見了少年的影子。


「怎麼了?」剛下床的山下亨問道。

「啊,抱歉…做了一個奇怪的夢。」他笑笑的回答。


他環顧了四周,確認是自己的房間後,鬆了一口氣。


到最後他還是不知道少年的身份。

少年究竟是誰,估計只有少年自己才知道 。

至於Toru的房子…其實早就搬過幾次家了。

果然在夢中,一切都會合理化嗎?



「對了,Toru你怎麼也醒來了?」

「嘛…就是做了個惡夢。」

山下亨為他倒了杯開水。

「Toru桑居然會做惡夢,你夢到了什麼?」


「忘了…」

才怪。

畢竟說不太出口。







我夢到你跳樓自殺了。






----------


和 @Hydeto10969秀 共用素材

他製糖我磨刀 ( 但是卻變成驚悚了

感謝秀秀!!

  26 3
评论(3)
热度(26)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
© 10969推理公主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