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969推理公主

很少出沒
(暱稱是中二時期的產物)

 

最近有什麼好看的偷魯卡文嗎???

 

【公告】關於今後的toruka文

(其實也不只trk,只是我寫的都是trk而已)

是這樣的

我在考慮之後寫的小段子就不放上來了

不過會放在噗浪和在水裡寫字

(用的暱稱不一樣但搜個tag應該就可以找到我了)

然後已經發表的帖子我不會刪

但應該會重寫後放到上述平台

可以來找我玩


就這樣

後會有期


  1

隨筆

混更

現在還有人讀我的文,有點兒欣慰

------------


「我跟她分手了。」山下亨用大字型的坐姿攤在沙發上,仰著頭,緩緩吐出這幾個字。

他的語氣很平,好像不關自己的事一樣。


「不難過嗎?」森內貴寬拿了兩罐啤酒坐了下來。

「我覺得很累。」

山下亨靠了過來、側身躺下,把頭枕在森內的大腿上。


「你這是在哪裡養成的壞習慣。」

山下亨沒有回答,只是靜靜地看著電視的方向。


避而不談是因為傷心?


得不到答案的森內貴寬,盯著他的側顏,期待能在他眼裡找到一抹淚光,這樣他就有理由安慰他。

可是他找不到,反而是看到了因為密集的演唱會,過於勞累而顯現出來的血絲。


「Toru…。」


他...

  15

MR的小段子

「亨,我睡不著」森內貴寬翻身向枕邊人說道。

不,其實算不上枕邊,因為兩張單人床的中間還是有一點點空隙。


山下亨轉過來,往後挪了點,掀開被子意識這個因為live玩太開心而失眠的小夥子進來。

森內貴寬小心的跨到另一張床,畢竟之前他曾為了捉弄山下亨,結果不小心摔在兩張床中間。


「嘿嘿,好久沒這樣了呢」小個子朝山下亨懷裡擠了擠,得到的回應是對方環住自己的手臂。


「第一次擠一張床是早期tour的時候,因為我被鬼壓床所以去找你睡了」

「超擠的啊,雖然現在也是」山下亨吐嘈,不過森內貴寬似乎沒聽見。


「然後合宿的時候我們不是睡大通舖嗎?」

「嗯,結果不是怎的早上醒來你就在我懷裡了」

「因為太冷了...

  28 7

不知道自己何時才會再提筆

 

找了一堆三十題卻都沒有寫完過

 

【toruka】當秋楓趕走了陽光


10月,與其說是季節轉換,到不如說是個多災多難的月份。枯紅的楓葉取代陽光的刺眼,秋雨接下汗水未完的職責浸濕人們的衣裳,還有幸福的消息如同不幸般接踵而至。
雨水從空中傾瀉而下,減少了空氣裡僅存的暖意,卻阻斷秋風微涼底刮過脆弱受傷的心,也代替那些鎖住眼淚的人哭泣,例如山下亨。

人們都知道山下亨堅強熱情有行動力,卻忘了這麼多年來,背負在肩上的隊長的責任感,悄悄拴緊了眼角的水閘。
於是沒有比讓天為已而哭更幸運的事了。

當發覺自己身邊又添上一點紅色時,他更加確信這是個不幸且不幸福的月份。「紅色」,是教堂裡神聖莊嚴的道路,是用來藏匿過於洋溢的喜悅的胭脂,是證書上代表兩人許下彼此終身誓言的印泥——森內貴寬是...

  12

一個給未來巡演的小腦洞


休息了一段時間後,中央控制的手燈亮起曖昧的紫色。
雖然是巡演的最後一場,觀眾們都知道接下來是什麼曲子,依然應著充斥整個會場的呼聲,但卻遲遲等不到舞臺中央的聚光燈打下,反倒是照向了右舞臺的人。
「那個,雖然有點突然…今天由我來唱可以吧?」
台下響起了「誒誒~」的聲音。
「讓Toru桑唱歌不好嗎?」森內貴寬笑著說道,此時的他正翹著腿坐在小台子上,完全沒有要唱歌的意思。

山下亨清了清喉嚨,又沈默了一會兒,才又開口。
「嘛…這個…今天呢,我想唱給一個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聽。想謝謝那個人至今以來的努力和付出,以及無可取代的存在。」

降了調的前奏響起,沒有貝斯、沒有鼓點,只有清脆的撥弦聲和低沉的嗓音。觀眾配合著拍...

  22

© 10969推理公主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