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969推理公主

很少出沒
(暱稱是中二時期的產物)

 

【toruka】當秋楓趕走了陽光


10月,與其說是季節轉換,到不如說是個多災多難的月份。枯紅的楓葉取代陽光的刺眼,秋雨接下汗水未完的職責浸濕人們的衣裳,還有幸福的消息如同不幸般接踵而至。
雨水從空中傾瀉而下,減少了空氣裡僅存的暖意,卻阻斷秋風微涼底刮過脆弱受傷的心,也代替那些鎖住眼淚的人哭泣,例如山下亨。

人們都知道山下亨堅強熱情有行動力,卻忘了這麼多年來,背負在肩上的隊長的責任感,悄悄拴緊了眼角的水閘。
於是沒有比讓天為已而哭更幸運的事了。

當發覺自己身邊又添上一點紅色時,他更加確信這是個不幸且不幸福的月份。「紅色」,是教堂裡神聖莊嚴的道路,是用來藏匿過於洋溢的喜悅的胭脂,是證書上代表兩人許下彼此終身誓言的印泥——森內貴寬是這麼說的。
但山下亨認為還少了一些:是將夏天的陽光逐出眼底的楓葉,是教人忘卻悲傷的瓊漿玉液,更是一個人被短刀無數次劃傷而支離破碎的心。
他能說什麼?多年默默地支撐樂隊早已讓他失去任性的本能,更別說如何伸出手抓住一顆流星,現今的他只記得如何攤開手掌讓相思隨著悲傷,流進別人的幸福裡。

他曾經問過森內貴寬。
「你問我幸福為何種顏色?我認為是雙頰泛起的紅。但我的幸福將會是不凋的陽光色。」
為什麼?
「因為我的一生總是密佈著烏雲,能讓我幸福的肯定是撥開雲層的陽光,肯定是用溫暖引領我前進的人。」
但或許是人太容易染上顏色了,像是純白無暇的山茶花無意間沾了滴朱墨,變成俗人喜愛的紅牡丹。

「Taka,你還記得你說幸福是什麼顏色的嗎?」山下亨倚在新郎休息室的門邊。
「顏色?我不記得之前跟你說了什麼,但現在的我很幸福,」他笑著回答,「所以大概是你能看到的顏色吧,例如秋天。」
秋天啊…那麼我是什麼顏色的?
「亨…是白色的哦,跟陽光一樣!雖然他們總喜歡說我的眼睛裡有星星,可我認為用月亮的點點坑洞比喻更為恰當,因為月亮反射的是太陽給予的光芒,就像亨你總是為我帶來希望。對我來說你永遠都是太陽般的存在,你永遠都那麼耀眼…,他們在喊你了哦,快去準備吧。」
「不過你可別比我引人注目啊,我才是今天的主角。」森內貴寬補充道。

「你一直都是主角啊,沒有了你一路走來的篇章都將會是虛構的。倒是你千萬別把捧花仍到我這裡啊,我近期內不會考慮結婚的。」語畢,山下亨走向伴郎的休息室。
他回頭瞥了一眼,化裝師正在為新郎的臉頰抹上幸福的顏色。
讓天空為我落淚,讓烏雲遮蔽一切的不幸吧。
因為即使把碎裂的心釀成酒再摻點雨水稀釋,一飲而盡,也贖不回曾經為你綻放的那分陽光。

  12
评论
热度(12)

© 10969推理公主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