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969推理公主

很少出沒
(暱稱是中二時期的產物)

 

【toruka】後來的我們

好久不見。

我不確定當初粉絲到底丟了什麼上來,只記得阿貴把他和利達排在一起放好(ㅅ´ ˘ `)♡


另外 更新後標題打太長就看不到全部了…


----------


山下亨和女主播交往意外曝光,遭到對方父親反對。

那數個難以入眠的夜晚,是森內貴寬陪他度過的。


風波平息後,兩人偷偷複合,後來卻被對方父親發現女孩出席了ONE OK ROCK的演唱會。

徹底失戀的頹廢生活,是森內貴寬幫他打理的。



//



「說起來也已經5年了呢。」小浜良太嘆道。

三個男人在陽臺上抽菸,聊著缺席的男人的往事。

「這種日子居然到歐洲度蜜月去了,真是讓人生氣,明明櫻花還開著。」神吉智也瞥了一眼在室內和Betty玩的孩子們。

「這才不是最讓人生氣的,」森內貴寬翹起二郎腿,「他之前還說『要不我們兩人都不要結婚』,自己跑來跟我打勾勾。真是,等著被剁舌頭吧。」

「那時候他真的是什麼喪氣話都說得出來。」

神吉智也附和的笑了笑,森內貴寬則是裝作走神的看著天空。


不好笑嗎?也不是。

這是該高興的事,至少他家隊長恢復了精神。可是每當提起這段往事時,他卻只能用淚水沖淡心裡的苦澀。



「Mori醬?」

「嗯?」突然從悲傷中回神,鼻子還有點酸。

「Mori醬要結婚了嗎?從今天開始你就35歲了哦!」


真是笨蛋,他罵自己。

森內貴寬真的以為能夠照約定一起走過一生,畢竟可能性並非為零。

樂隊從剛開始到現在的輝煌都已經17年,再多個半輩子,應該不成問題吧?


「我?不結了。」他用很平淡的語氣回答。

「咦?那時不是還很苦惱的嗎?」

「因為不會回頭了,他會幸福的。」說這話時,森內貴寬的眼裡蒙上了一層烏雲。

他現在只希望快點換個話題,因為他不確定自己什麼時候的崩潰。


可是,人的習慣吧,話題總會回到不在場的人身上。

「對了貴寬,Toru的婚禮你沒有來吧?那時候你好像生病了?」

「嗯…。」正確來說是失聲,醫生說是壓力過大造成的,幸好那時tour已經結束了。

「一個人在家很無聊吧,我應該把Betty送過去陪你。」

「嘛…也還好…。之前粉絲不是丟了娃娃上來嗎?一個良太你拿回去了,剩下兩個放在我的床頭。」

「有兩個Taka在床邊陪你啊。」

「不對,其中一個是Toru桑。他說他拿多的回去就好了。」

「那我的應該也放你那裡才是,畢竟你家可是『ONE OK ROCK博物館』啊!」小浜良太開玩笑說道。


確實,樂隊大部分的「戰利品」都擺放在森內貴寬的家裡。



//



——滴答。

雨滴重重的打在窗上。


昏暗的室內沒有半點聲響。失了聲,感覺連呼吸都是安靜的。


現在在做什麼呢?應該已經說完婚禮的誓詞了吧?


森內貴寬像是被世界遺忘的人,連自己都無法為房間添點聲音。

他抓過手機,頓了下,又將它放回床頭。

明明是山下亨的婚禮、明明是該祝福的日子,卻連一點賀詞都想不出來。何況又失聲,不能借酒澆愁,還要避免自己著涼,他懷疑自己是不是造了什麼孽。


忽然,他看見了被自己遺忘很久的東西。

當一切變得理所當然時,就會漸漸被忘記,然後到失去了才又回想起來。

習慣真可怕。



他凝視了好一會兒。

那是某一次巡演,粉絲從台下扔上來的布偶,不知為何多了一只Taka。山下亨來他家的時候嫌他放兩只自己有什麼意義,就把Toru拿來換了一只Taka回去。

森內貴寬不知道那布偶在隊長家裡過得好不好,倒是自己家裡的,沒有放進展示櫃,而是擺在自己的床頭。有時還會讓他們在懷裡伴自己入夢。


現在,森內貴寬看到兩只布偶手牽著手,靜靜的坐在床頭看著他,忍不住鼻酸了一陣,才又拿起手機,把兩只布偶面著窗外放好,拍下那對背影,上傳到ins說道:

「親愛的隊長大人,恭喜你結婚了!那些聽你說喪氣話的日子,我會好好的保存下來,等我們老的時候拿來作下酒菜( ¯∀¯ )你陪著我單身那麼久,很高興你終於要邁向更幸福的未來了。現在…剩下我一個人了。但是你放心,無論你們在天涯海角、在地球的彼端,它們兩個永遠都會在家裡陪我的,永遠。#要幸福哦#某樂隊隊長不守信用」


發佈完後,他將兩只布偶收到展示櫃的最深處,淹沒在滿滿的禮物和紀念物中。

在那裡,誰也看不到,但仍然牽著彼此的手。

在那裡,他們的故事會永恆著…


森內貴寬蹲了下來,任淚珠滾下自己的雙頰。

他沒辦法放聲大哭,也沒辦法在雨中狂奔,假裝是雨聲掩蓋了自己的哀號。只能等淚流乾、身體疲憊了,才又上床睡覺去。



//



「才不是什麼博物館,只是放你們那裡很容易不見。而且快要放不下了。」森內貴寬吐嘈。

忽然一陣風吹來,一片片櫻花花瓣在淡藍色的月光下起舞。

「是櫻吹雪!」小浜良太興奮的叫道。


森內貴寬突然覺得脆弱的心被吹得動搖,若不是Michelle喊吃蛋糕了,眼淚大概已經奪眶而出。

三個人走進室內,黃色的燈光將寂寞照得溫暖。


「哇!好多草莓!」小浜良太的女兒搶先跑到餐桌。

「Taka桑最喜歡的就是草莓哦。洗過手了嗎?」Michelle拿了餐具過來。

「嗯!Taka桑喜歡草莓呀?那我以後做草莓蛋糕給你吃!」小女孩說得眼睛都亮了。

「約定好囉?」

「約定好了!打勾勾~!」她伸出小手。

「啊啊!我也要和Taka桑打勾勾!!」神吉智也的兒子為自己抱不平,丟下手上的玩具車衝過來。

「那…你要和我約定什麼呢?」

「我、我…約定什麼呢…?」小男孩低著頭,邊思索著邊走回去拿他的玩具車。



「還是第一次那麼平淡的過貴寬的生日呢。」神吉智也伸展了下身子。

森內貴寬笑了。

「是啊。」他回答道。


他們先和草莓蛋糕拍了大合照,然後唱生日快樂歌。

湧上心頭的是一股自己還小的時候,家裡溫馨的感覺。


那天晚上,親友們紛紛在ins上發生賀文。

而森內貴寬的,除了合照之外,還放了一張躲藏在櫻花縫隙裡的月亮。

合照裡,他笑得很開心。



「35歲 ,沒有派對的生日,但是我很開心!!#我很幸福 #今夜的月色很美」




----------


夜色很美,卻求不得你一人陪我賞月

  26 2
评论(2)
热度(26)

© 10969推理公主 | Powered by LOFTER